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公司简介 联系方式 支付方式
 
  • 龙的天空
  • 首页

    张亚东
    寻找前世之旅
    李冰冰
    林中小屋
    金牌调解
    死神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

     

    当前位置: 主页 > 龙的天空 >

    作家非“聘请” 阅文承诺改旧合同 作家可选择是否免费

    时间:2020-10-16 07:3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据接近阅文人士称,恳谈会为系列恳谈会,主要是阅文新任管理层可以和作者群体进行充分沟通、熟悉业务、听取意见的活动,只是目前舆论更加关注的是合同问题,因此这次恳谈会更侧重合同的问题,但并非外界理解的阅文和少数作家的谈判。此外,阅文将在某个时间

      据接近阅文人士称,恳谈会为系列恳谈会,主要是阅文新任管理层可以和作者群体进行充分沟通、熟悉业务、听取意见的活动,只是目前舆论更加关注的是合同问题,因此这次恳谈会更侧重合同的问题,但并非外界理解的阅文和少数作家的谈判。此外,阅文将在某个时间节点对合同进行修改,且这个时间节点上不会太久。

      过去的一周,可能是互联网文学行业问世以来,最风浪滔天的一周。从4月27日阅文五高管集体“荣退”开始,部分阅文作者就在龙的天空论坛(下称:龙空网)聚集,讨论议题涉及五高管离职原因,免费阅读模式与付费模式之争,最后聚焦在阅文“新合同”中版权归属问题、分成比例调整、免费阅读影响收入等方面。在此后数日内,由作者和网友合力“出征”,将讨论逐渐扩散至微博、知乎、贴吧、A站和B站等讨论区,并在5月5日发动“五五断更节”。

      截至目前,该话题在知乎、微博、贴吧引发热议,龙空网总计发帖创历史最高纪录;多位网络文学大神级作者,如明巧、梦入神机、天蚕土豆、我吃西红柿等对事件发声,《铁齿铜牙纪晓岚》编剧汪海林、知名编剧高璇声援作者维权,甚至引发湖南省、贵州省、四川省等多地网络作协发声;阅文在5月3日、5月4日三度发文澄清。资本市场也做出反应,4月29日、5月4日,阅文股价遭遇两连跌,分别下跌4.65%和8.18%,5月5日阅文股价转涨,上涨3.44%。5月6日收盘涨6.95%,每股股价报35.40港元。

      在恳谈会上,作者群体和阅文主要围绕该“合同”发声,具体涉及版权的归属问题、双方劳动关系、分成比例、免费与付费阅读之争。阅文新管理层明确表示,“针对过去多年来合同中遗留下来的不合理之处,应该也必须修改,对于作家应有的权利应该明确在条款里。”

      针对创作者版权问题,曾有作者发声称:“实际上老合同里,作者就没版权了起点很早开始就拿了作者的全版权,并且期限一直到作者死后五十年。在起点这么做之后,其他网站也陆续跟上,基本上全网都是如此。”

      对此,程武称,著作权分为著作财产权和著作人身权,且著作人身权不可转让,故阅文系通过合同获得了运营作者著作财产权的权利。“在合同中,已经明确规定作者和阅文在各种改编过程中收益的分配方式,即如果作品获得版权方面的收益,我们均将相关收益根据约定与作家进行分成。同时,阅文是依据作者的授权,对著作权进行开发,并且与作者共享收益的。”程武称。

      对“合同”第11.1条中,将阅文与作者的关系解释为“聘请”,但甲方聘请乙方并不意味着甲方与乙方之间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上的劳动关系或雇佣关系,也就是说阅文不提供法律要求的劳保社保等各项待遇。

      阅文在恳谈会上表示,作家与阅文平台是合作关系,合同中采用的“聘请”这样字眼系不当表述。作家与平台的确不属于劳动雇佣关系,且不存在劳务雇佣关系的表述本身是从作家角度出发,该条款是为了避免双方的合作关系被误认为劳务关系,导致作者纳税时稿酬等收入被计为劳务报酬。同时,阅文的作家福利政策包括全勤奖、半年奖等由阅文首创并已经运行多年的作家福利,不会取消。

      多位司法界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阅文集团提供的合同可能是一种框架性协议,属于概括性的规定,就其实际运营来说,很难做到针对特定作品做详细的权利归属约定,所以,大概率是和作者约定一个概括性的权利约定,但是这类约定当遇到实际问题时,就存在双方实际意思表示不一致的情况、不认同等情况,很容易发生法律纠纷。

      针对分成问题,“新合同”的第6.9条“将分成比例改为扣除运营成本之后的净收益,分成50%,其他订阅项目也是如此。”部分作者认为这间接减少了其收入,因为此前合同并未提及“扣除运营成本之后的净收益”。

      对此,阅文表示,给作家的电子阅读收入分成净收益,指的是扣除渠道费和运营费用,而非财务上的净利润概念,净收益高于净利润。净收益即使经成本核算后为负,阅文也将自负亏损。

      此外,阅文可能进行的免费阅读尝试,也被认为会进一步摊薄作者的收入,上述“合同”的第5.4条称“平台不排除以类似点击浏览广告、浏览指定页面、完成互动任务等形式以代替付费购买作品章节等方式,向终端读者提供协议作品的订阅服务,且该等新型销售模式仍旨在积极销售协议作品,不应视为平台侵害作者利益。”

      阅文管理层在恳谈会上称,目前关于免费阅读的机制还在讨论中。付费阅读肯定要继续巩固并且做大,而未来在考虑免费模式时,也会有明确的作家收益,阅文在合同里对于相关权利的获取都是会支付对价。同时,需要为付费和免费规划不同的作品内容库,匹配不同的产品渠道及对应的收益体系,包括微信读书等腾讯自有分发渠道。当然,无论哪种模式,都由作家自主选择。

      至于参与恳谈会作家名单没有公布的原因,是阅文与参会作者协商,并出于保护参会作者的目的进行的。具体参会方式采取“作家自主报名,并根据作家的时间安排来最终决定。同时,阅文也会选择不同经验、不同影响力的作家来共同沟通。”

      网络文学之所以发扬光大与付费模式有着深刻的联系,而此次阅文的困局似乎也源于这个模式。

      2002年5月,笔名“黑暗之心”的吴文辉(阅文原联席CEO、现副董事长)还是国内最早的网文网站起点中文网(现阅文旗下重要阅读平台)的创始人之一。当时的网络文学网站多是爱好者个人站点,并不受到广告主的认可,因此如何盈利成为困扰网络文学网站的重要问题。

      2003年10月,起点团队推出了在线收费阅读模式,这种模式首次搭建了作者与平台分成的稿费分成体系,促进了网络文学的商业化运营,被后来的各大网络文学平台广泛采用。

      2004年10月,盛大集团收购起点中文网,吴文辉出任盛大文学总裁、起点中文网CEO,后于2013年4月带领起点中文网部分管理层“出走”。2013年9月10日,腾讯文学成立,吴文辉出任腾讯文学CEO。2015年初,腾讯文学以50亿元人民币并购盛大文学。此后,腾讯旗下的QQ阅读、创世中文网、云起书院,与此前盛大文学旗下的起点中文网、潇湘书院、红袖添香等全部由阅文集团统一管理。阅文集团于2017年10月登陆港股市场,并作为网络文学第一股,被资本市场看好。

      发展近五年,阅文集团拥有810万名创作者,1220万部作品储备,触达数亿用户。而事实上,此次引发争议的“合同”即《阅文集团文学作品独家授权协议》,其实是付费阅读的基础,阅文旗下平台多通过这类“独家授权”获得作者版权,进而通过订阅服务的方式进行变现,实现作者的分成。

      但此前一年,阅文的付费阅读模式受到了字节跳动、连尚集团、趣头条免费阅读模式的挑战。

      根据其2019年年报,在线阅读、版权运营和其他业务是阅文集团的两大主营业务,二者在营收中分别占比44.5%和55.5%,而在此前一年,二者在营收中占比分别为76.0%和24%。其中在线亿元,相比于上年同期的38.3亿元下降3%;版权运营收入和其他收入为46.8亿,相比于上年同期的12.1亿元上涨286.8%。上述数据说明,不管从对营收的贡献,还是增长速度,在线阅读业务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降。

      阅文在免费阅读上进行的一些尝试,被部分作者认为可能会摊薄其收入。不少作者猜测,阅文的想法是通过免费阅读引流,再培育和开发IP变现。同时,即使不是全免费模式,一旦QQ浏览器、QQ阅读、微信读书等腾讯其他渠道采取了免费模式,势必会导致阅文旗下渠道(起点、红袖等)的用户量以及付费量减少。

      “大部分作者之前是靠章节点击和读者支持来赚钱,如果全部免费,白金级作者已经是平台的招牌,短时间内不会受到大的影响,应该会继续维持一段时间的高收益。但是中部和底层的作者会比较惨,因为非常低的保底工资,不足以维持他们的生计。”一位从事IP改编的编剧在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邵燕君在此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付费机制是网络文学这些年健康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甚至我们可以说,没有这套机制就没有中国今天的网络文学,也没有中国网络文学在海外传播的局面。最重要的是这套付费制度打造了非常好的粉丝经济。

      对于免费阅读的冲击,邵燕君表示不是很看好。“原来反反复复在作者、经营者、读者之间的磨合博弈的过程中而形成的复杂的生态,现在被一种相对简单粗暴的资本模式给冲击了,那我觉得对中国网络文学的发展是很伤害的,是很不利的。”

      网络文学资深从业者韩先生向新京报分析了免费阅读的优劣,“这样做的优势在于,不用和作者产生直接联系,省去了大量的编辑成本、沟通成本,同时可以快速积累用户。而劣势在于,不容易绑定优质作者,当内容质量无法保证时,会出现用户流失现象,同时在进行动漫、影视等改编开发时,需要再重复寻找作者购买版权”,韩先生称。

      也有多位受访的分析师对免费阅读的投资回报率提出质疑。“根据现行的几个免费阅读应用程序的ARPU(每用户平均收益)计算,盈亏平衡极其困难,一旦不买量,用户流失率非常高。这样没有忠诚度的用户,也很难接到优质的广告主。”

      4月27日晚间阅文集团公告宣布,吴文辉等创始团队五高管“荣退”,由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接任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和执行董事,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出任阅文集团总裁和执行董事。

      4月29日网络文学作者论坛龙的天空(下称:龙空网)有作者表示收到新合同,合同11.1条出现“聘请”两个字,作者意识到免费并不是重点,重点是版权问题和作者待遇。

      4月30日阅文集团新高管团队首次发声,称作家是平台最宝贵的财富。龙空网晚间出现短暂无法登录情况, 作者们提议,应向《著作权法》修改草案提出相关建议。

      5月1日以龙空网为首的作者群前往知乎、微博、贴吧、B站等地,声讨反抗阅文合同,知乎热度达到第五,贴吧热度达到第七,龙空网当日发帖量突破两万。

      5月2日知乎标题为“腾讯接管阅文,新作者入行还有未来吗?”的提问,冲上热榜第二,微博冲上话题榜第二,龙空网总计发帖4.7万,破有史以来最高纪录,知名网络文学作者“梦入神机”、“我吃西红柿”、“天蚕土豆”、“常世”、“锋临天下”发声帮助作者维权,知名编剧王海林、高璇同样表示支持。

      5月3日凌晨阅文集团发帖,标题名为“对近期不实传言的说明”,称不会进行全部免费,合同的问题会在5月3日与作者沟通。上午十一点,阅文再次做出回应,这一次要召集恳谈会。

      5月3日知名网络文学作者“唐家三少”“辰东”就事件发表观点。事件甚至引发湖南省网络作协、贵州省网络作协、四川省网络作协、安徽省网络作协等发声。

      5月4日“五五断更节”的呼声高涨,知乎曾一度达到热榜第三,当日龙空网发帖4.4万,热度不减。

      5月5日作者们发起“五五断更节”,包括阅文、阿里、纵横、飞卢、掌阅等网站作者自发断更。晚间,阅文针对传闻的“全面免费”、“占有作者版权”、“侵吞去世作者收益”等六大“谣言”进行回应。

      5月6日下午阅文与作者进行恳谈会,阅文承诺修改旧合同,并对“版权”“分成”“免费”等问题进行解答。

      5月6日下午,阅文集团(下称:阅文)新任CEO程武、总裁侯晓楠、总编辑杨晨等新管理团队与部分作者举行恳谈会。在恳谈会上,阅文方面表示,针对过去多年来合同中遗留下来的不合理之处,应该也必须修改,对于作家应有的权利应该明确在条款里。

      据接近阅文人士称,恳谈会为系列恳谈会,主要是阅文新任管理层可以和作者群体进行充分沟通、熟悉业务、听取意见的活动,只是目前舆论更加关注的是合同问题,因此这次恳谈会更侧重合同的问题,但并非外界理解的阅文和少数作家的谈判。此外,阅文将在某个时间节点对合同进行修改,且这个时间节点上不会太久。

      过去的一周,可能是互联网文学行业问世以来,最风浪滔天的一周。从4月27日阅文五高管集体“荣退”开始,部分阅文作者就在龙的天空论坛(下称:龙空网)聚集,讨论议题涉及五高管离职原因,免费阅读模式与付费模式之争,最后聚焦在阅文“新合同”中版权归属问题、分成比例调整、免费阅读影响收入等方面。在此后数日内,由作者和网友合力“出征”,将讨论逐渐扩散至微博、知乎、贴吧、A站和B站等讨论区,并在5月5日发动“五五断更节”。

      截至目前,该话题在知乎、微博、贴吧引发热议,龙空网总计发帖创历史最高纪录;多位网络文学大神级作者,如明巧、梦入神机、天蚕土豆、我吃西红柿等对事件发声,《铁齿铜牙纪晓岚》编剧汪海林、知名编剧高璇声援作者维权,甚至引发湖南省、贵州省、四川省等多地网络作协发声;阅文在5月3日、5月4日三度发文澄清。资本市场也做出反应,4月29日、5月4日,阅文股价遭遇两连跌,分别下跌4.65%和8.18%,5月5日阅文股价转涨,上涨3.44%。5月6日收盘涨6.95%,每股股价报35.40港元。

      在恳谈会上,作者群体和阅文主要围绕该“合同”发声,具体涉及版权的归属问题、双方劳动关系、分成比例、免费与付费阅读之争。阅文新管理层明确表示,“针对过去多年来合同中遗留下来的不合理之处,应该也必须修改,对于作家应有的权利应该明确在条款里。”

      针对创作者版权问题,曾有作者发声称:“实际上老合同里,作者就没版权了起点很早开始就拿了作者的全版权,并且期限一直到作者死后五十年。在起点这么做之后,其他网站也陆续跟上,基本上全网都是如此。”

      对此,程武称,著作权分为著作财产权和著作人身权,且著作人身权不可转让,故阅文系通过合同获得了运营作者著作财产权的权利。“在合同中,已经明确规定作者和阅文在各种改编过程中收益的分配方式,即如果作品获得版权方面的收益,我们均将相关收益根据约定与作家进行分成。同时,阅文是依据作者的授权,对著作权进行开发,并且与作者共享收益的。”程武称。

      对“合同”第11.1条中,将阅文与作者的关系解释为“聘请”,但甲方聘请乙方并不意味着甲方与乙方之间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上的劳动关系或雇佣关系,也就是说阅文不提供法律要求的劳保社保等各项待遇。

      阅文在恳谈会上表示,作家与阅文平台是合作关系,合同中采用的“聘请”这样字眼系不当表述。作家与平台的确不属于劳动雇佣关系,且不存在劳务雇佣关系的表述本身是从作家角度出发,该条款是为了避免双方的合作关系被误认为劳务关系,导致作者纳税时稿酬等收入被计为劳务报酬。同时,阅文的作家福利政策包括全勤奖、半年奖等由阅文首创并已经运行多年的作家福利,不会取消。

      多位司法界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阅文集团提供的合同可能是一种框架性协议,属于概括性的规定,就其实际运营来说,很难做到针对特定作品做详细的权利归属约定,所以,大概率是和作者约定一个概括性的权利约定,但是这类约定当遇到实际问题时,就存在双方实际意思表示不一致的情况、不认同等情况,很容易发生法律纠纷。

      针对分成问题,“新合同”的第6.9条“将分成比例改为扣除运营成本之后的净收益,分成50%,其他订阅项目也是如此。”部分作者认为这间接减少了其收入,因为此前合同并未提及“扣除运营成本之后的净收益”。

      对此,阅文表示,给作家的电子阅读收入分成净收益,指的是扣除渠道费和运营费用,而非财务上的净利润概念,净收益高于净利润。净收益即使经成本核算后为负,阅文也将自负亏损。

      此外,阅文可能进行的免费阅读尝试,也被认为会进一步摊薄作者的收入,上述“合同”的第5.4条称“平台不排除以类似点击浏览广告、浏览指定页面、完成互动任务等形式以代替付费购买作品章节等方式,向终端读者提供协议作品的订阅服务,且该等新型销售模式仍旨在积极销售协议作品,不应视为平台侵害作者利益。”

      阅文管理层在恳谈会上称,目前关于免费阅读的机制还在讨论中。付费阅读肯定要继续巩固并且做大,而未来在考虑免费模式时,也会有明确的作家收益,阅文在合同里对于相关权利的获取都是会支付对价。同时,需要为付费和免费规划不同的作品内容库,匹配不同的产品渠道及对应的收益体系,包括微信读书等腾讯自有分发渠道。当然,无论哪种模式,都由作家自主选择。

      至于参与恳谈会作家名单没有公布的原因,是阅文与参会作者协商,并出于保护参会作者的目的进行的。具体参会方式采取“作家自主报名,并根据作家的时间安排来最终决定。同时,阅文也会选择不同经验、不同影响力的作家来共同沟通。”

      网络文学之所以发扬光大与付费模式有着深刻的联系,而此次阅文的困局似乎也源于这个模式。

      2002年5月,笔名“黑暗之心”的吴文辉(阅文原联席CEO、现副董事长)还是国内最早的网文网站起点中文网(现阅文旗下重要阅读平台)的创始人之一。当时的网络文学网站多是爱好者个人站点,并不受到广告主的认可,因此如何盈利成为困扰网络文学网站的重要问题。

      2003年10月,起点团队推出了在线收费阅读模式,这种模式首次搭建了作者与平台分成的稿费分成体系,促进了网络文学的商业化运营,被后来的各大网络文学平台广泛采用。

      2004年10月,盛大集团收购起点中文网,吴文辉出任盛大文学总裁、起点中文网CEO,后于2013年4月带领起点中文网部分管理层“出走”。2013年9月10日,腾讯文学成立,吴文辉出任腾讯文学CEO。2015年初,腾讯文学以50亿元人民币并购盛大文学。此后,腾讯旗下的QQ阅读、创世中文网、云起书院,与此前盛大文学旗下的起点中文网、潇湘书院、红袖添香等全部由阅文集团统一管理。阅文集团于2017年10月登陆港股市场,并作为网络文学第一股,被资本市场看好。

      发展近五年,阅文集团拥有810万名创作者,1220万部作品储备,触达数亿用户。而事实上,此次引发争议的“合同”即《阅文集团文学作品独家授权协议》,其实是付费阅读的基础,阅文旗下平台多通过这类“独家授权”获得作者版权,进而通过订阅服务的方式进行变现,实现作者的分成。

      但此前一年,阅文的付费阅读模式受到了字节跳动、连尚集团、趣头条免费阅读模式的挑战。

      根据其2019年年报,在线阅读、版权运营和其他业务是阅文集团的两大主营业务,二者在营收中分别占比44.5%和55.5%,而在此前一年,二者在营收中占比分别为76.0%和24%。其中在线亿元,相比于上年同期的38.3亿元下降3%;版权运营收入和其他收入为46.8亿,相比于上年同期的12.1亿元上涨286.8%。上述数据说明,不管从对营收的贡献,还是增长速度,在线阅读业务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降。

      阅文在免费阅读上进行的一些尝试,被部分作者认为可能会摊薄其收入。不少作者猜测,阅文的想法是通过免费阅读引流,再培育和开发IP变现。同时,即使不是全免费模式,一旦QQ浏览器、QQ阅读、微信读书等腾讯其他渠道采取了免费模式,势必会导致阅文旗下渠道(起点、红袖等)的用户量以及付费量减少。

      “大部分作者之前是靠章节点击和读者支持来赚钱,如果全部免费,白金级作者已经是平台的招牌,短时间内不会受到大的影响,应该会继续维持一段时间的高收益。但是中部和底层的作者会比较惨,因为非常低的保底工资,不足以维持他们的生计。”一位从事IP改编的编剧在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邵燕君在此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付费机制是网络文学这些年健康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甚至我们可以说,没有这套机制就没有中国今天的网络文学,也没有中国网络文学在海外传播的局面。最重要的是这套付费制度打造了非常好的粉丝经济。

      对于免费阅读的冲击,邵燕君表示不是很看好。“原来反反复复在作者、经营者、读者之间的磨合博弈的过程中而形成的复杂的生态,现在被一种相对简单粗暴的资本模式给冲击了,那我觉得对中国网络文学的发展是很伤害的,是很不利的。”

      网络文学资深从业者韩先生向新京报分析了免费阅读的优劣,“这样做的优势在于,不用和作者产生直接联系,省去了大量的编辑成本、沟通成本,同时可以快速积累用户。而劣势在于,不容易绑定优质作者,当内容质量无法保证时,会出现用户流失现象,同时在进行动漫、影视等改编开发时,需要再重复寻找作者购买版权”,韩先生称。

      也有多位受访的分析师对免费阅读的投资回报率提出质疑。“根据现行的几个免费阅读应用程序的ARPU(每用户平均收益)计算,盈亏平衡极其困难,一旦不买量,用户流失率非常高。这样没有忠诚度的用户,也很难接到优质的广告主。”

      4月27日晚间阅文集团公告宣布,吴文辉等创始团队五高管“荣退”,由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接任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和执行董事,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出任阅文集团总裁和执行董事。

      4月29日网络文学作者论坛龙的天空(下称:龙空网)有作者表示收到新合同,合同11.1条出现“聘请”两个字,作者意识到免费并不是重点,重点是版权问题和作者待遇。

      4月30日阅文集团新高管团队首次发声,称作家是平台最宝贵的财富。龙空网晚间出现短暂无法登录情况, 作者们提议,应向《著作权法》修改草案提出相关建议。

      5月1日以龙空网为首的作者群前往知乎、微博、贴吧、B站等地,声讨反抗阅文合同,知乎热度达到第五,贴吧热度达到第七,龙空网当日发帖量突破两万。

      5月2日知乎标题为“腾讯接管阅文,新作者入行还有未来吗?”的提问,冲上热榜第二,微博冲上话题榜第二,龙空网总计发帖4.7万,破有史以来最高纪录,知名网络文学作者“梦入神机”、“我吃西红柿”、“天蚕土豆”、“常世”、“锋临天下”发声帮助作者维权,知名编剧王海林、高璇同样表示支持。

      5月3日凌晨阅文集团发帖,标题名为“对近期不实传言的说明”,称不会进行全部免费,合同的问题会在5月3日与作者沟通。上午十一点,阅文再次做出回应,这一次要召集恳谈会。

      5月3日知名网络文学作者“唐家三少”“辰东”就事件发表观点。事件甚至引发湖南省网络作协、贵州省网络作协、四川省网络作协、安徽省网络作协等发声。

      5月4日“五五断更节”的呼声高涨,知乎曾一度达到热榜第三,当日龙空网发帖4.4万,热度不减。

      5月5日作者们发起“五五断更节”,包括阅文、阿里、纵横、飞卢、掌阅等网站作者自发断更。晚间,阅文针对传闻的“全面免费”、“占有作者版权”、“侵吞去世作者收益”等六大“谣言”进行回应。

      5月6日下午阅文与作者进行恳谈会,阅文承诺修改旧合同,并对“版权”“分成”“免费”等问题进行解答。

      致多人食物中毒死亡的“酸汤子”:为何会引发米酵菌酸中毒?冷冻食品还能吃吗?

      《步行和自行车交通环境规划设计标准》明年4月实施:绿灯时长应确保行人一次过街

      致多人食物中毒死亡的“酸汤子”:为何会引发米酵菌酸中毒?冷冻食品还能吃吗?

      《步行和自行车交通环境规划设计标准》明年4月实施:绿灯时长应确保行人一次过街

      视频内蒙古包头发生3.8级地震 居民家中吊灯晃动明显 有学生跑下楼避难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http://www.xxoox21o.cn易发官网的宗旨:市场永远在变,我们的承诺永远不变,平台将热忱欢迎国内外客商前来洽谈贸易与合作!官方网站推荐共享利益,积极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共创佳绩!易发官网,易发官网平台,易发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