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公司简介 联系方式 支付方式
 
  • 龙的天空
  • 首页

    张亚东
    寻找前世之旅
    李冰冰
    林中小屋
    金牌调解
    死神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

     

    当前位置: 主页 > 龙的天空 >

    23年中国网文江湖轮回史

    时间:2020-09-11 11:3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自2002年发展以来,腾讯旗下的阅文集团一直是数码阅读和IP衍生领域的行业龙头。然而在近些年,随着其他互联网公司用免费阅读的模式攻占相关市场,以付费阅读为主营业务的阅文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由于主营业务的营收逐年下降,阅文正在不断寻求突破。4月27日

      自2002年发展以来,腾讯旗下的阅文集团一直是数码阅读和IP衍生领域的行业龙头。然而在近些年,随着其他互联网公司用“免费阅读”的模式攻占相关市场,以“付费阅读”为主营业务的阅文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由于主营业务的营收逐年下降,阅文正在不断寻求突破。4月27日,集团正式发布公告,宣布核心管理层大换血。与此同时,一些签约作者就网传的“新合同”向阅文发起了声讨。

      一时之间,阅文陷入了业内外舆论的暴风眼。而集团将如何应对,则决定着其和腾讯在文娱领域的未来发展。对此,我们深鲜企划栏目独家策划“阅文“翻转””专题,试图从企业的社会责任、IP版权归属、官方会议内容、腾讯战投布局、网络文学发展史等几个维度解析阅文的相关事件。

      本篇将从网文江湖诞生之初说起,回顾23年里,这片江湖的血雨腥风。当历史再次“轮回”,这片本就不平静的江湖又会怎样“天翻地覆”?

      吴文辉率团队再次“出走”,腾讯阅文高层集体换帅,不到半天时间,从传言到实锤,中国网络文学发展第一代领航者吴文辉终究没能熬过与腾讯的七年之痒。连续多天,阅文事件持续发酵,这次的“动荡”将成为中国网络文学发展史上又一绕不开的存在。

      中国网络文学发展不过20多年,如果从1998年蔡智恒在台湾成功大学网络论坛上发表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引起轰动算起(此前已有网络文学萌芽,但线年开始),中国的网络文学也才23岁,这样的年纪,也就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本科生。

      刚刚迈出象牙塔,却已经和“好莱坞电影”“日本动漫”“韩国电视剧”并称为当今世界四大文化奇观,可以说中国网络文学的这20多年大踏步前进,走得轰轰烈烈。

      中国的网络文学,是随着互联网的普及而产生的,更是一群热爱文学的年轻人因爱而生的产物。早期的网络文学可以说是“个人时代”,始于文学爱好者个人的热爱。

      互联网刚刚在国内兴起的时候,每个人都可以在互联网平台上发布作品,想象力和创造力得到空前解放,不少高校的BBS成为众多青年文学爱好者的集聚重地,国内的网络文学最先在台湾走红。

      1997年,台湾铭传大学中文系学生罗森的玄幻小说《风姿物语》开始在网络上发表,这本带有日式风格的幻想作品,进行了本土化加工,可日漫痕迹依然很重,即便后来被视作网络奇幻小说的鼻祖级作品,但在早期的网文市场上并没有一炮而红。

      从创作到完结,两个月的时间,这部发表在台湾成功大学网络论坛上的言情小说,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造成全球华文地区的痞子蔡热潮,《第一次的亲密接触》也被公认为是“网络小说开山之作”。华语网络文学时代正式开启。

      从平台来看,早期的网络文学平台多为个人站点(早期多为个人主页或论坛,为方便行文文章中统一称之为平台)。1997年左右,不少热爱文学的人士在国内创办了一批网络文学平台,其中在1997年圣诞节,美籍华人朱威廉出于对文学的爱好,创立了名为“榕树下”的个人主页,聚集了韩寒、安妮宝贝、郭敬明等一批知名作家。此后,西祠胡同、屋、书路、西陆、天涯、红袖添香、龙的天空、潇湘书院、幻剑书盟等相继成立。

      从内容角度来看,网络文学刚刚兴起,在互联网还没有普及的年代,与强大的传统文学行业相比实在太过小众,于是转载热门传统文学成为早期网络文学平台重要的内容来源,《大唐双龙传》《星战英雄》等连载作品就成为各书站吸引流量的杀手锏。

      那个时候,校对精良便是平台口碑的重要衡量标准。1997年成立的卧虎居,收录校对精致的作品,成为网友收录的首选。虽然也连载原创作品,但卧虎居整体作品数量不多,最终还是败给了综合书城,而采用卧虎居扫较版本的屋,凭借数量优势,风光一时。

      在网络文学发展初期,因热爱而生的平台“群雄并起”,前赴后继。但大多都没能活下来,即使是曾经网文读者避难所的西陆,也没能逃过被分化的命运。2000年8月自娱自乐、一意孤行、红尘阁、五月天空乱弹四个文学论坛宣布退出西陆,成立龙的天空(以下简称龙空)原创联盟网站,飞凌,rly,杨雨,mayasoo,今何在,狼小京成为首批入站作者。

      龙空在那个时代如日中天,当时没有任何一家网站没有龙空的资源,没有任何一个作者不知道龙空,没有任何一个读者不去读龙空。

      然而,光靠热爱是无法支撑平台运转的,如果无法变现,那份热爱或许难以长久。于是在这个时期,也出现了一些商业化的尝试,试图让这份热爱能够存活下来。

      然而时机未到,人们的付费意识还远远不够,支付宝、微信支付等便捷的网络支付手段也还没有诞生,仅靠邮政汇款转账,连作者写作、读者买单,这样简单的模式都无法支撑起来。很多个人小说网站陆续关闭,率先开启商业化尝试的榕树下,逐渐被成本拖垮;红袖添香的服务器也是创始人孙鹏靠挂在朋友那里,许多费用也是自掏腰包;更多的网文写手考虑要不要成为传统作家,作者们“红一批,逃一批”成为网络文学发展的瓶颈;而盛极一时的龙空则干脆走上了传统出版的道路,在数据丢失的魔咒中与网络文学渐行渐远。

      整体来看,这一时期的网络文学刚刚萌芽,作者们因为热爱而聚集,平台创始者也多为热爱文学的个人,可以说这是一个以己知名混战的洪荒时代,一众人为爱发电,依靠情怀支撑着前行。

      在网络文学因热爱而生的“个人时代”,众人怀揣梦想走来,却稀碎了一地,能让这份热爱活下来变得至关重要。在“个人时代”即将终结的时刻,一个名叫吴文辉的小说爱好者,刚刚从北大计算机系毕业;一个名叫宝剑锋的作者,正在用键盘敲打着一部名叫《魔法骑士英雄传说》的玄幻小说。

      谁也不曾想到这样一群刚刚开始接触网络文学的人,后来成为了中国网络文学发展史上怎么都绕不开的存在。

      2002年,宝剑锋(林庭锋)、藏剑江南(商学松)、黑暗之心(吴文辉)、意者(侯庆辰)、黑暗左手(罗立)、5号蚂蚁(郑红波)因兴趣相识的六位“网友”,将此前成立的“玄幻文学协会”正式更名为“起点中文网”。

      起点来了,带来的不止是一个新的网文平台,还有能让那份热爱活下来的商业模式。

      在起点中文网成立的当年,吴文辉策划并主导了网络文学界第一套完整的电子出版微支付系统、内容管理系统的建设,而这成为了网络文学商业逻辑得以确立并成为行业标准的基础。

      2003年伊始,起点中文网正式推出了阅读付费的商业模式,当时大致收费标准是:千字两分,也就是说用户花2元能看8-10万字。这对于网络文学爱好者来说可能根本不算什么支出,毕竟在互联网还没有普及的时候就已经率先触网的人们都不差这点钱,但这对于网络文学行业来说,确是能够安身立命的开始。

      正如吴文辉所说:“这件事的意义不是收入的问题,而是确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规则。”而这个规则能让心里的那份热爱活下来。成功走上商业化道路的起点中文网被资本看中了,2004年10月被盛大网络收购,成为了盛大的全资子公司。

      起点创新了商业模式的2003年,被读者拯救的晋江“死而复生”,“晋江原创网”(晋江文学城前身)正式成立,而且还拥有了自己的独立服务器。此时的晋江以收录网友的原创文学作品,给同好们提供一个可以写作、阅读和交流的平台为理念,集聚在晋江的作者们不为经济利益,实现文学梦想依旧是首要目的。

      客观来说,不是这份梦想不需要变现,只是当时网文变现的经济收益还可以忽略不计。

      终究,晋江也坚持不住了,数次被拯救的晋江为了生存,不得不在2008年走上了商业化道路。晋江文学站长黄艳明表示:“我们最开始实施收费制度时心情是忐忑的,因为之前反对的声浪太大,以至于我们很怀疑改革能否取得成功。”但时至今日,晋江依旧是网络文学界的重要力量。

      曾经收购了起点中文网的盛大网络,在过去几年不断布局网络文学,到2008年的时候盛大已经拥有了起点中文网、晋江原创网、红袖添香等几个网络小说平台,盛大文学姗姗而来。也正是在这一年,盛大文学从诞生就埋下了权利斗争的隐患。在盛大网络CEO陈天桥眼里吴文辉多少有些出身“草莽”,而盛大的文化摊子需要找一个既懂内容、又懂资源整合的人来管理。这一年主管新浪博客的侯小强闯入了陈天桥的视线。

      在侯小强来到盛大文学后,一个微妙的局面出现了,侯小强才是统管所有文学网站的老大,但对外吴文辉仍是盛大文学的总裁,不过他具体负责的主要工作还是自己创办的起点中文网。

      而在当时,盛大收购的几个文学公司基本都保留了一定的自主权,在实际管理工作中可以说侯小强有点被架空的态势、处处受制。

      盛大文学在不断“开疆拓土”,在外人看来,盛大一时风光无两。随着国内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手机阅读市场需求逐渐扩大,盛大文学成为中国移动阅读基地最大的内容提供商,2010年年度畅销榜前十作品盛大文学占7成。

      然而无法凝聚的内部早已暗流涌动。理念不合,成为盛大权斗的主要因素,吴文辉主张内容和销售统一,盛大旗下各网站依旧自我管理,而侯小强则态度强硬,要求各个网站的无线、版权销售等业务都收归至总部。

      盛大的内斗,颇有些古代皇帝和藩王们斗争的味道,诸侯割据,藩王势强,皇帝自然不愿皇权式微,一心想要削藩。放到盛大身上,斗争不仅是权力,更是权利。贡献着盛大文学近70%收入的起点,自然不愿意在上交粮食的时候,把种子也交出。

      与此同时,盛大文学多次IPO均以失败告终,而盈利质疑、版权争端、涉黄事件都让盛大头疼。内忧外患之下,那个看起来光鲜的高楼,就快撑不住了。

      2013年3月,从策反核心编辑团队和“大神级”作者,到陈天桥深夜召吴文辉会谈,以商学松为首的起点核心团队集体辞职,再到吴文辉出走,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盛大文学内斗硝烟弥漫,看似陈天桥联手侯小强把吴文辉“打败”了,但更大的斗争才刚刚开始。

      出走盛大的吴文辉,两个月后和昔日的兄弟们在腾讯欢聚,创立了创世中文网。创世中文网上线,吴文辉与盛大的矛盾彻底爆发,从作者抢夺战到盛大举报,起点创始人被拘留,双方没有给彼此留下一分情面。

      身心俱疲的侯小强,没多久也离开了盛大,不久后盛大文学就被划入了抛售资产之列。

      在盛大抓人眼球的这些年,中国移动互联网不断发展,移动阅读市场和网文IP市场都在悄然发展。出身正统的中文在线K文学网,掌阅上线、完美世界打造了纵横文学网,中国移动的咪咕阅读焕新而来,塔读文学也正式面世。这些网络文学平台抓住移动互联的机会,悄然发展。

      随着盛大文学被抛售,移动互联网的飞速发展、IP价格飙升,中国网络文学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在吴文辉团队投入了腾讯怀抱的时候,完美世界则以1.915亿的价格把纵横中文网卖给了百度,网文世界出现了短暂的三足鼎立的格局。

      腾讯文学以高达7.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盛大文化,这个接近盛大顶峰时期估值的价格看起来颇有点“复仇”的味道,彼时,腾讯文学的CEO正是当年在盛大文学权斗中看似一败涂地的吴文辉。

      世事就是这么奇妙,兜兜转转,起点中文网又回到了它的创始人手里。2015年3月,腾讯文学和原盛大文学整合成今天我们熟知的阅文集团,正式上线。吴文辉团队为核心的阅文集团也正式在IP元年,开启了一场网文领域新的竞争。

      起点中文网再度回归到吴文辉手里,纵横中文网则在完美世界与百度间来来回回。

      百度作为第一批下场网络文学的科技大佬,并没有率先尝到网络文学带来的甜头,2015年年底,完美世界又收购了包括熊猫看书、百度书城和游戏影视等业务以及纵横中文网的百度文学。

      同样是2015年,在阅文集团成立不到一个月,阿里巴巴移动事业群就推出了新业务阿里文学,而且定位为IP培育及衍生的源头兵。第一局较量败下阵来的百度并没有就此放弃,2016年爱奇艺文学上线,至此BAT(百度、阿里、腾讯)在网络文学领域集结完毕,随着而来的IP大战也逐渐摆到明面上来。

      随着BAT全面入局网文领域,中文在线、掌阅科技、阅文集团先后上市,网文平台的大规模IP圈地运动暂时趋缓,随之而来的便是以网文IP为基础的影视改编内容、IP全产业链开发大战。

      但盯着IP这块肥肉的不止有大佬。早年存活下来的网络文学平台跃跃欲试,新人们则紧盯着网文领域,时刻寻找着入场机会。

      掌阅、咪咕等凭借移动互联崛起的老平台蓄势待发,白马时光、连尚文学、火星女频等新人则直接剑指IP生意。

      2018年5月,一款名叫米读的网络文学阅读产品吸引了已经走上IP大战路线的网文领域的目光。不是因为这个软件多么强大,而是因为它又把网络文学拉回了酷似20年前的“免费阅读”时代。

      采用“免费阅读+广告”模式的米读在上线当年,日活用户就突破了500万,日均使用时长达到150分钟,跻身网文阅读行业TOP3。这让已经在收费阅读上越走越远的网络文学界震惊。

      米读上线当月,七猫免费小说APP上线,凭借“红包补贴”式宣传迅速在下沉市场引流;新成立不久的连尚文学也紧随其后,在当年8月推出了连尚免费读书。数据显示,在Analysys易观发布的2018年9月AppTop1000排行榜以及月活增幅榜上,连尚免费读书以1014万人的月活跃用户和164.42%的增长率位居榜首。

      网络文学界,被这股突如其来的“免费阅读”之风吹得凌乱了,凌乱的阅文集团2019年初匆匆上线了免费阅读软件——飞读。

      作为网文付费模式的创始人吴文辉,不免对“免费”模式难以认同。进入2020年4月,吴文辉及其初始团队再次出走,不管是因为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次“出走”带来的连锁反应将会持续发酵,网络文学界现有格局会不会再一次洗牌?

      中国网络文学的前22年野蛮生长、风起云涌,网络文学虽然已经作为中国通俗文化的代表走出国门,成为世界四大文化奇观之一,但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如今的中国网络文学依然热血沸腾。

      很多时候,我们无法预料风从哪里来,也很难遇见这股风会在何时何地转弯,甚至消失,但这就是世界的常态,“变”就是这个世界里唯一不变的存在。无论是网络文学还是其他领域,只有武装好自己、做好充分准备,才有可能“以不变应万变”、抓住不断变化的机会。

      历史可能会“轮回”,但永远不会倒退,俯视着看,或许我们能看到历史仿佛又回到了原点,但纵向来看,我们才会发现历史的高度早已不同。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http://www.xxoox21o.cn易发官网的宗旨:市场永远在变,我们的承诺永远不变,平台将热忱欢迎国内外客商前来洽谈贸易与合作!官方网站推荐共享利益,积极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共创佳绩!易发官网,易发官网平台,易发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