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公司简介 联系方式 支付方式
 
  • 张亚东
  • 首页

    寻找前世之旅
    李冰冰
    林中小屋
    金牌调解
    龙的天空
    死神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

     

    当前位置: 主页 > 张亚东 >

    乐队的夏天张亚东特别好。

    时间:2020-10-16 07:3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最近亚东老师因为一句特别好成了网红,其实,他一直很红。只是他为人低调,一直甘居幕后,不喜欢抛头露面。朴树和张亚东的名字串起来,那就是一个黄金时代,这次凭借《乐队的夏天》再次回归人们的视野。 《乐队的夏天》收官之际,令人恋恋不舍的不仅有各自喜

      最近亚东老师因为一句“特别好”成了“网红”,其实,他一直很红。只是他为人低调,一直甘居幕后,不喜欢抛头露面。朴树和张亚东的名字串起来,那就是一个黄金时代,这次凭借《乐队的夏天》再次回归人们的视野。

      《乐队的夏天》收官之际,令人恋恋不舍的不仅有各自喜爱的乐队,还有最有魅力的资深乐迷——亚东老师。喜欢音乐的人,可能都熟悉朴树、王菲、窦唯、李宇春等一众大咖,但真正懂音乐的人,才更加熟悉歌手背后的音乐巨人张亚东。那些光芒无限的金曲之上,藏着一颗他追求梦想的心和饱含着对音乐近乎疯狂的热爱。

      如何能够做到始终如一的从事某种工作,恐怕只有热爱、天赋和勤奋的支持才能得以维续。上世纪末期,当张亚东踏上赶往北京的绿皮火车时,也许在他的心里,那颗关于音乐的种子早已生根发芽。

      母亲是晋剧演员,从小便对音乐耳濡目染,8岁学大提琴,13岁起在歌舞团学习编曲、管弦乐,练就一身弹琴、打鼓的本领,这些自童年时期就积淀的音乐基础,是其未来进阶金牌音乐制作人的重要支撑。

      他自认不是一个“天才型”选手,不喜欢上学,从小学到初中,至少被除名过三次,对所有的学校都不感兴趣。他喜欢自己去学想要知道的知识,自己找来各种乐器法、和声学等音乐方面的书籍。他不习惯按照常规式“学音乐”的程序,要考哪个学校,先去找个老师,交一笔昂贵的学费,把关系混好,他对这些反感得要死。所以他从13岁开始工作,在歌舞团养活自己。而上学对他来说,既有点奢侈,又有点浪费时间。他会在绿皮火车上站一夜。从大同赶到北京,赶到王府井,就为买一盘罗大佑《之乎者也》的磁带,然后在车站吃点东西,音乐相伴的回程也就不再漫长。那时候,心里有着一个强烈的愿望,就是希望有一天磁带内页里能出现自己的名字。

      直到22岁,决定抛下一切,“一无所有”地加入“北漂”一族。“我当年刚到北京的时候,人家已经是成名的乐队,我都是跟在人家后面混的。”来北京后不久,张亚东遇见了窦唯,开始了两人的合作。那时还算是“新人”的张亚东第一次出现在专辑《艳阳天》的乐手名单里,负责吉他与键盘乐器。很快窦唯把张亚东介绍给了王菲,于是有了1996年的《浮躁》。从1996年成功监制王菲的整张原创国语专辑《浮躁》开始,史无前例地完成了根源摇滚与英式摇滚的结合与蜕变。此后,他更是改变了中国流行乐的发展方向,宛如里的舵手,冲破层层迷雾后,迎来新生。

      晋级赛中,盘尼西林演唱了一首改编自朴树的《new boy》,张亚东听后不禁潸然泪下。原因是盘尼西林唱了朴树的《New Boy》。这张专辑是张亚东20年前做的。这是朴树第一张专辑的第一首歌,来自1999年,千禧前夜。收录这首歌的专辑就叫做《我去2000年》。其实,这张《我去2000年》,最开始的制作人是高晓松。朴树高中时期就有抑郁症,后来上了首师大,大二退学,开始写歌卖歌。

      那时候的他正处于井喷式创作期,写歌速度很快,刚定好十首,又写出十首,然后马上把前面的推翻。高晓松说朴树是天才,他接不住了,这才交给了张亚东。于是有了这张专辑。我们耳熟能详的《白桦林》、《那些花儿》,包括这首《New Boy》,皆出于此。其实与盘尼西林改编的《New Boy》相比,朴树的原版更欢快,迪斯科曲风更强烈。当年的朴树要去新世纪,要蹦蹦跳跳地闯进去。

      这些年总有人问他,张亚东,你上一次做专辑是2008年,现在十年过去了,你为什么不做专辑?张亚东摇头,“因为我觉得没什么可写的。”他不想强迫自己非要做一首歌,装作有话要说的样子。“我时刻准备着,期待着灵感的降临。”

      随着音乐大环境的改变,创作者的心态也发生了剧烈的变化。音乐平台上一首流量高的歌曲,一年可以拿到百万的版税。而一首特别好的歌,没有流量就分文不值,“简直悲伤”。他一次次感叹,这就是一个流量时代,没有办法,“天哪,真要命。”

      音乐的情绪是一直在变化的,张亚东觉得“音乐应该找它真实的美感”,他认为,今天中国的流行音乐失去了一些最直接的东西,变成了深思熟虑的产品。

      “20多年前,在东四的忙蜂酒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跑上台,狂喊,在这个年纪回看过去,觉得可能是当时被某种情绪感染了。我总是怀念那个充满灵光和激情的年代,现在大家都变得非常技术流非常冷静,以前超乎想象的能量可以让音乐放大无数倍,不像现在都不敢下手,那个时候没有对错之分,每个“错”都可能成为点睛之笔。”

      张亚东抱起了吉他,他看上去有些气愤又有些无奈,“很多人都会说我有一个梦想,希望有一天能赚到钱,过好的生活。我理解,愿美梦成真。但一定还要有一个梦是不必醒来的,做一个让你哪怕失去一切都不愿醒的梦。”

      20年来,变的是中国摇滚在跌宕起伏后早没有了90年代魔岩三杰的辉煌;变的是听众或许喜新厌旧,变得越来越容易被营销流量所牵走的歌单。但不变的是,台上这些乐手和台下张亚东这样,一边在经历过无数次希望和失望后仍然坚持着old boy的不屈理想;一边期待着new boy能为当今的乐坛带来他们曾经翘首已久的希望。

      有一期节目,海龟先生唱了首reggae,台下观众都按平时惯用的律动摇摆,全是大正拍。张亚东站起来领着大家摇反拍,说reggae必须反着摇。“再不要这样了,好傻”。这后半句没说完,他自己就害臊了,把尾音吞了。

      当然也不是一直都这么柔,也有刚的时候。说到乐队没有发展机会,他说,“现在到处都是要流量,很俗”。声音有点发抖。

      黑撒最后的那首歌,有专业乐迷站起来分析「大象爱上蚂蚁」这句歌词。张亚东明显坐不住了,对方话没结束他就刚起来:“音乐要有门槛,请大家尊重音乐”。说完还补了句,“对不起啊,我们互相理解吧”。明显是触及到了他的原则问题。因为一直以来很多人都认为,重视文本胜过音乐本身是阻碍我们音乐进步的一个重要原因。而这位专业乐评人的发言,更是直接把话题引向了文学性与音乐性在流行音乐中的平衡问题。于是张亚东就荷枪实弹冲进来了。后来媒体报道这段被正片剪掉的内容,用的词是“针锋相对”、“张亚东录制现场发飙”。我猜张亚东也不想看见这样的字眼,挺冤的,稍微冒点头,探讨一下,就成了针锋相对了。

      每个人的一生都在追逐一些东西,这是个漫长而曲折的过程,时间像一双眼睛,窥视成长的轨迹,记录发生过亦或正在进行的形形色色的故事。奔跑在去往远方的路上,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http://www.xxoox21o.cn易发官网的宗旨:市场永远在变,我们的承诺永远不变,平台将热忱欢迎国内外客商前来洽谈贸易与合作!官方网站推荐共享利益,积极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共创佳绩!易发官网,易发官网平台,易发官方网站